【诚台】霍格沃兹记事簿(一)

霍格沃兹最有涵养的、最温柔的、最受学生欢迎的、现年三十正当一枝花的草药学教授,明诚,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骂人。哪怕是在发现草药棚里丢失了他最珍贵的素竺荆的时候。
于是,Professor Ming波澜不惊地开口:“明楼,你大爷的。”

暮色深沉。
草药学教授的办公室里,温暖的明黄色火焰在壁炉中跳动,一从槲寄生悄无声息地开放在绘着十八世纪画作的雕花屋顶,绿色的微光悄无声息地流动着。
但办公室的主人此刻无心享受。明诚紧盯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一瓶不论颜色还是味道都与沼泽无异的液体,脸色和液体颜色一样诡异:“小少爷……你确定这是……减龄剂?”
“当然。”蜷在对面沙发上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正从忙着空间袋里拖出两件校服,头也没抬,欢脱的语气里满是求表扬的意味,“我亲手做的哦~花了好大的劲哎~”
就是因为是你亲手做的我才不放心好吗?明诚脑海里瞬时掠过那些年魔药课上的惨痛经历,赶紧打消了心头浮起的某些不详预感:“可是大哥已经明确禁止你进出地窖了,仅凭一瓶增龄剂……”
“不是我。”小少爷终于舍得把脑袋从空间袋里拔出来,探过身子拿手戳戳明诚的胸口,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是我和你。大哥早把你也给列入黑名单了。”
明诚看着明台又缩回沙发上倒腾起了那堆破玩意,默默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可辩解的:“大哥自然清楚,我是时时刻刻帮着你的。”
“当然。”小少爷答得漫不经心,语调却不自觉带上了些愉悦的上扬,手上的动作不停,摸出了一堆古怪的药水,叮叮哐哐在桌上排了一排。
“我们一定要这样?”
“嗯哼。”小少爷掏出的东西已经从针孔摄像机转变成了菜刀,明晃晃映着火光。明诚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精彩。“我今晚一定要揪出大哥的真面目,”明台把菜刀狠狠拍到了桌上,“我敢保证他和汪曼春有一腿!”
“我说小少爷啊,这不是肯定的么,”明诚眼睁睁地看着他特意从中国扛来的昂贵的紫檀木的桌面被刮出了一道痕,肉痛地别开眼,“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
“那不一样,”明台收回手,继续专心致志地扒拉那个脏兮兮的口袋,“我得找到证据,才能向大姐告状——谁让大哥他上回又打小报告了,太可耻了。”
……原来小少爷你也知道可耻这个词啊。明诚默默地看着小少爷掏出了一把枪,有模有样地对着墙角一丛绿油油的玩意儿比划了半天,决定保持沉默。
眼瞅着小少爷终于玩厌了,放过了那丛金贵的雀带苦艾,嗜草药如命的明教授赶紧找话题转移小祖宗的注意力:“地窖可是有美杜莎石像守门的,你想怎么混进去?”
小少爷“啪”的一声将手枪也给拍到桌上,举起药剂瓶咕嘟咕嘟灌了下去。明诚还没从桌子又添了几道划痕的冲击波中缓过来,就见小少爷已经干掉了一大半。
……真的不会有事吗,明台你现在脸色很糟糕。明诚开始认真考虑小少爷万一吃错了药,要不要去找霍格沃兹最恐怖的教授,之一的,魔药学教授。
“所以我才要做减龄剂,”明台皱着眉将药剂瓶拍到桌上,抬抬下巴示意明诚喝完剩下的一小半,无视自家阿诚哥龟裂的表情,自顾自地转身换衣服,“曼丽的魔药水平也不过如此啊,还对着我指手画脚了半天。好难喝。”
……原来是于曼丽指导过的啊。明诚松了口气,忍着味儿仰头喝了下去。一抬头就看见已经变成了17岁的小少爷光裸的背部,明诚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赶紧低下头。
这注定是个多灾多难的夜晚。Professor Ming苦着脸,打了个沼泽味儿的嗝。

评论(8)

热度(59)

©wei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