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蓁蓁(一)

+为污而生,前戏未至+

+文题无关,不讲道理,认真你就输了+

+OOC预警+

+产乳预警+

+生子提及预警+

+lo主有病坚决不吃药+




大梁陛下萧景琰进门的时候还翻着一双白眼。

梅长苏倚着软榻翻着书,瞧也没瞧他一眼:“早朝时又吵起来了?”

“……嗯。”萧景琰向梅长苏递了好几个伐开心要抱抱的眼神,却都被无视了,只好委委屈屈地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咕咚灌下肚,然后蹭到了梅长苏身边,不自觉地压低了音量:“睡了?”

“嗯。”梅长苏手里握着书,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榻边的小巧摇篮,余光瞥见萧景琰不老实的手后狠狠地甩了他一个眼刀:“刚哄她睡着——你若是敢把蓁姝闹醒,便自己看着办。”

萧景琰悻悻地放下手,不敢去打搅大梁小公主的美梦。却见梅长苏那一眼似嗔似怒,压低的声音略带沙哑,便不由心生绮思,腻腻呼呼缠到了梅长苏身上。 

梅长苏也不认真拦他,想来是大梁最耿直的皇帝陛下在他面前没皮没脸的次数多了,也懒得理他,随他上下其手。萧景琰正蹭得开心,突然听见梅长苏忍痛轻呼一声,心下一慌,刚直起身,就被一本书招呼上了脸。

皇帝陛下又一次从软榻上滚下来,听见了公主殿下嘹亮的啼哭声,恨不得以头抢地。

所以当梅长苏从萧景琰身上踩过去抱萧蓁姝时,皇帝陛下还躺在地上泪眼汪汪。

嘤嘤嘤,小殊和小姝又要生气了。

————————————————————

梅苑的梅贵妃是个很神秘的人。

听闻她美貌倾城,十数年前惊鸿一瞥便叫皇帝念念不忘,直至登基后十里红妆迎入皇城。

听闻她智谋过人,曾助皇帝夺嫡,原想功成身退,却最终两心相慕,结发合髻共白首。

听闻皇上用情至深,遣散六宫专宠一人。

听闻……

但都只是听说罢了。至今宫中,仍少有人识得梅氏相貌,只知她深得荣宠,太后皇帝体恤她体弱,特许她不必严循皇家繁缛礼节,便是祭祀等大事也无须参与。

梅长苏听见这些传言时真的好想把身旁这头水牛脑子里面的水都倒出来——把一个本不存在的梅氏说得似真似假,也当真难为了这位“用情至深”的皇帝陛下。

看着萧景琰天天下了朝就往梅苑跑,也不是没有些流言传出。一干老臣跑到太后面前告状,被太后轻飘飘的一句“皇帝需要一位贤德的女子相伴,这位梅贵妃我看就很好”给挡了回来。梅贵妃听到这话觉得心更累了——连静姨也开始陪着水牛胡闹了。

无论宫外传得如何风风雨雨,宫内的两人依旧打打闹闹腻腻歪歪,在有了长公主萧蓁姝后,更是黏乎得紧。琅琊阁主曾有次来金陵拜访,名为探望旧友实则是来看看热闹,结果不到半日便苦着一张胖脸夺门而出——他大爷的,真不要脸。

————————————————————

“所以……小殊你这是……胀奶了……疼?”

小公主已经被安抚好抱到了别院,被勒令在小公主睡醒前不准去打扰的萧景琰坐在榻边,小心翼翼地问。

梅长苏倚在榻上看着书,仿若未闻,眉尖却早因胸口的胀痛微微蹙起,额前也泛起一层薄汗,却倔强地不肯回答,像极了幼时被林帅惩罚时的逞强的模样。

萧景琰看得心疼,伸手去握住他那只习惯性地捻着被角的手,轻声抚慰:“小殊,别怕,我帮你揉揉。”

被梅长苏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后,向来自诩做风正派、问心无愧的皇帝陛下难得心虚了一次,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那个……不揉揉的话,你会很难受的……呃……小姝也……”

梅长苏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心下好笑,抬手将书放到矮桌上,解起了自己的腰带。

大梁皇帝瞬间懵逼,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爱妃宽衣解带,一时间屋内只闻衣料摩擦的窸窣声。

直到梅长苏除尽外衫,只着亵衣裤躺到软榻上时,萧景琰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陛下不愿服侍臣妾了吗?”

(TBC?)



+我没病真的没病我不吃药+

+只写小黄文开头算耍流氓吗+

+不算吧我又没卡肉+

+天惹这么写会不会被打+

+算了我先撤了+

评论(24)

热度(145)

©wei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