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思上邪(一)

+为污而生,前戏未至+

+OOC黑化囚禁预警+

+胡言乱语中+

+坚持篇幅短小不动摇+

+lo主有病坚决不吃药+

如是良人常相绝,犹恐梦中思上邪。

金陵城今年的冬日尤其冷。大雪扯絮般地飘扬了多日,北风呼啸着着四处游荡,仿若离人的悲泣。浩荡皇城,放眼望去,一片缟素。

早朝时依旧是争论不休。这场大雪带来的不仅是金陵的萧萧雪寂,还有北地的冰冻之灾。沈追早先呈上折子,弹劾荣国公赈灾不力。荣国公自恃荣宠,竟公然与沈追辨论起来。朝堂上嘈杂了许久,直至荣国公被沈追列出的种种理由逼得哑口无言,慌慌张张地跪下请罪。

上头那位自事起时便一言不发,玉冕旒下神情莫辨。下面的大臣们不知皇帝想法如何,个个惶恐,持笏不敢言。高湛侍立在龙椅旁,却是把那位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饶是他在天子身边侍奉了大半辈子,见过无数次龙颜震怒,此刻也不免心惊。琰帝眼神空洞,明显未曾留意大殿之下的争执,然而眉宇间的郁结与狠戾却一直未散。高湛垂下眼,心下了然:还是为了那位。

退朝时便闻外面风声渐小,大雪却依旧肆意,似是要埋没什么。高湛为琰帝披上金色龙纹刺绣的黑色披风,撑起伞跟随琰帝回宫。

琰帝不喜侍卫也不喜随从,身边常常只有高湛跟随服侍。偌大宫城里白茫茫一片,寂静到能听到落雪的簌簌声。高湛随着琰帝一步步慢慢走着,竟有了些许寂寞苍凉的感觉。

琰帝却仿若未觉,只是朝着正殿走去,却在殿前偏离了方向,拐向了一旁不起眼的偏门。

偏门位于墙脚,设得隐蔽,又有飞雪遮掩,本不引人注目,琰帝却无比自然地推开木漆斑驳的门,举步便入。高湛垂下头,仍撑着那把伞紧随皇帝的脚步,却再不敢抬头。门后是一条青石小道,道旁的灌木花卉皆已枯萎,被大雪压折的枝条铺陈在积雪上,随着二人的走动吱嘎作响。荒凉的小路尽头,只见一道紧闭的朱门,深色匾额上书“落梅轩”三个大字,厚重磅礴,笔力劲挺,竟是琰帝亲笔。

高湛是个知晓分寸的人,此刻便收了伞,恭敬地后退几步,转身如来时一般低头离去,并掩住了那扇偏门。

雪仿佛又大了些,窸窣可闻。萧景琰默立片刻后,抬手推开了门。

雪更大了。

(TBC?)

+没准有下文,谁知道呢+

+掉线的苏哥哥+

+lo主画风突变+

+不能边写边吐槽好痛苦+

+这写的都是些什么鬼+

评论(6)

热度(77)

©wei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