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台,诚台】猫(一)

+群里的猫化梗,好像有人写了,不知道会不会撞+

+一个大写的污,然而现在连前戏都没开始+

+且看小少爷华丽作死+

+请默念一遍我的名字+

+走起+

——————————————————————

大姐觉得,最近家里的气氛怪怪的。

小少爷在兄姐们的提心吊胆中平安无事地从军校回来了,没缺胳膊也没少腿,活蹦乱跳的,虽然黑了,但也壮实了不少,她这个当大姐的别提有多开心了。更别说小少爷还学会了控制自己的猫化,看来这王天风还是办了点人事的,大姐一边给明台夹菜一边满意地想。

没错,家里的小少爷是只猫妖。第一次听见浴室里撕心裂肺的猫叫声时,哥哥姐姐们都吓坏了。怎么都学不会猫化的小少爷真真把家里搅得鸡飞狗跳,什么在浴缸里变成猫啦,突然冒出尾巴被门夹住啦,以猫态爬上屋顶午睡结果醒来又变成人了下不来……哥哥姐姐们真是操碎了心。

按理说,明楼明诚也该是高兴的,明明刚接到小少爷时都搂了半天不撒手,怎么现在……

连吃饭时都不说笑了,不给明台夹菜了,表情还这么僵硬……

大姐咬着筷子,很是疑惑。

——————————————————————————————

明楼明诚心里苦。顶着大姐探究的目光,明楼觉得脸板得有点僵,明诚觉得快握不住筷子了。

学会猫化的小少爷简直不让人活了。

比如说,早上明诚去叫小少爷起床时,正见着小少爷晃晃悠悠睡眼朦胧的样子。小少爷衣衫凌乱香肩半露,猫耳耷拉着,揉着眼睛软软地唤着“阿诚哥”,张开双臂撒娇般的要抱抱。明•受到会心一击•诚乖乖地弯下腰抱住他。刚刚还迷迷糊糊的小少爷突然勾起一个狡黠的笑,眼神清明哪有半点不清醒。电光火石间,小少爷早以猫态敏捷地跳上明诚的脑袋,把明诚整洁的头发挠得乱七八糟后心满意足地跳到地上窜出了房间,还不忘丢给明诚一个挑衅的眼神。明•懵逼•鸡窝头•被嘲笑•诚半跪在床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比如说,刚刚明台赤脚站在书房门口探头探脑,尾巴晃着,一声一声的“大哥”叫得人心痒。明•没经受住诱惑•楼招手让他进来,揽住纤腰就把人压在办公桌上,从眼角细细密密吻下来,噙住粉色的唇一阵缠绵。迷乱间明楼喘息着放开眼角含泪的小少爷,伸手扯出明台衬衣的下摆。还没触到温热柔软的肌肤,只见眼前一花,猫化的小少爷已从窗口窜出,三步两步爬上了窗旁的树,正屁股对着明楼认认真真地舔爪子洗脸。明•欲火焚身•欲求不满•楼低头看看被明台带倒的墨水瓶浸染了的好几份重要文件,再抬头看看迈着优雅猫步走开的猫,觉得身上有火,心里更有火。

再比如说,现在,明台看似正在乖乖吃饭,其实早已蹬掉了拖鞋,修长匀婷的腿绷得直直的,灵活的趾尖在哥哥们的腿间流连轻点,挑逗着哥哥们的底线。明楼明诚被他挑得火起,却一点也不敢动作——待会儿呀,这小少爷肯定跑的比谁都快。

果不其然,大姐甫一放下碗筷,明台立即往嘴里填了最后一口饭,急吼吼地道一句“吃饱了”,便跑没了影。

明镜无奈地摇摇头:“跑这么快,有人要吃了他不成?”

明楼明诚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向着明台离开的方向眯起了眼。

小少爷,看你还能逃多久。

TBC(?)

+可能有下文,谁知道呢+

+但如果没人给我不老歌邀请码的话就一定没有下文+

+所以求码+

+之前的靖苏尾巴梗,求认领嘤+

评论(18)

热度(266)

©weiwu | Powered by LOFTER